生活

观看CBSN直播

前国会大厦警察局长描述了与陆军官员关于增援的“令人沮丧的”呼吁

联邦调查局警告所有50个州发生武装抗议
联邦调查局警告所有50个州发生武装抗议 04:38

前国会大厦警察局长史蒂文·桑德(Steven Sund)描述了与一名美国陆军官员的“令人沮丧的电话”,因为他拼命试图让五角大楼向特朗普支持者大批派往国会大厦的无人警察提供帮助。

桑德在住所外的简短采访中说:“我需要在地面上穿靴子,从那时到那里都需要立即援助,以帮助形成警察队伍,以确保美国国会大厦的基础。” “他们更加关注光学。”陆军负责批准国民警卫队在华盛顿特区的部署。

星期三,由于暴乱分子推过警察并砸碎窗户迫使他们进入国会大厦,国会在下午1点被疏散。国会正在辩论是否计算亚利桑那州的选举投票时间。 

华盛顿警察局长罗伯特·J·康提三世和陆军参谋长沃尔特·皮亚特中将等与桑德通电话。桑德说,陆军“对提供国民警卫队排成一线感到担忧”,这暗示着警惕出现军事反应的迹象。桑德告诉 华盛顿邮报,皮亚特在通话中说,这是第一次报道了谈话的细节,“我不喜欢国民警卫队站在警察队伍和国会大厦为背景的画面。” 

桑德建议,陆军宁愿用国民警卫队代替“外交通哨所”上的执法人员,并将警察拖到国会大厦周边。

皮亚特断然否认他曾发表过关于卫兵在国会大厦露面的言论。他在一份声明中对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新闻说:“我没有发表声明,也没有发表与《华盛顿邮报》文章中的桑德酋长所给我的评论类似的评论。”

皮亚特还表示,陆军部长赖安麦卡锡(Ryan McCarthy)收到“国会大厦的具体援助请求。…他跑到代理国防部长办公室请求批准。”

根据五角大楼的时间表,派遣警卫的命令是在与桑德的通话开始后40分钟发出的。 

桑德告诉少数记者,所有可利用的国会大厦警察上星期三都在值班—约1,400至1,500 —但表示,他们很快被冲进国会大厦的8,000至12,000名特朗普支持者所压倒。

桑德说:“他们一打到西门,我就知道这就像我们见过的其他暴民一样。他们打了那扇门。他们立即把它拆开了。” “他们开始与军官作战,并用我们试图用来固定国会大厦的围墙击中他们。那时候我知道事情很快就会恶化。”

无法比拟的国会大厦部队被暴徒殴打。

桑德说:“这些军官正在战斗。他们为保护国会大厦而战斗了数小时。”桑德对记者说:“我看到警员被灭火器,...电线杆击中。这些人是用棒球棍,他们反复向警察投掷的金属棍子来的。”他补充说:“当您考虑这件事时,您有50至60个执法部门因此而受伤。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桑德在袭击发生后的第二天宣布辞职,他说警察已经“预料到了大事件”,并指出在11月和12月发生的事件没有发生任何事件。但是,这是不同的。 “我们没想到会发生暴乱。”代国会大厦警察局长优格南达·皮特曼(Yogananda Pittman)周五接管了这支部队。

袭击发生前两天,桑德(Sund)说,他已通知华盛顿国民警卫队负责人威廉·沃克少将(William Walker)将军呼吁他寻求帮助。桑德还说,他与阿姆斯的众议院和参议院中士进行了就将国民警卫队置于“紧急待命状态”进行对话。

尽管大多数国会议员都对国会大厦的警察免受身体伤害表示感谢,但一些人,如众议院鞭子吉姆·克莱本(Jim Clyburn)说,他未加标记的办公室是针对性的,却提出指控说国会大厦内的一些人可能是助长了暴乱者的同谋。内。

桑德说:“你知道我敢肯定,将对此事进行全面调查。” “但是国会警察局在那里是为了保护美国国会大厦和我们的立法机构。”

当被问及怀疑国会大厦警察允许抗议者穿过大门的人时,桑德为他们辩护。他说:“这些官员非常认真地对待他们的任务,非常认真地支持和捍卫这座建筑物,支持和捍卫立法机构,领导层。” “我认为那里没有任何真理。”

周一晚上,国会议员蒂姆·瑞安(Tim Ryan)告诉记者,两名国会大厦警察被停职,其中一名被捕。一名警官与国会大厦内的暴徒合影留念,另一名警官戴上MAGA帽子,向周围游行。他说,至少还有10到15个正在进行的对国会警察的调查。 

赖安说,国会警察正在调查“可能以任何方式在大或小方面提供便利”的任何人,并且正试图方便地完成调查,以便为就职典礼做准备,仅九天之遥。 

David Martin和Rebecca Kaplan贡献了报告。

查看CBS新闻
CBS新闻应用 打开
苹果浏览器 继续